总领馆发布提醒:中国公民切勿通过绥芬河口岸回国


法院经审理查明:于文涛身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利用其担任赤峰市喀喇沁旗旗长、旗委书记,赤峰市财政局党组书记、局长,赤峰市政府党组成员、副市长的职务便利,或其职权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接受他人请托,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他人财物共计价值约1267万元人民币和4.5万元美元;违反国家规定,以单位名义用国有资产支付职工家属楼土地使用权转让金1800万元。于文涛身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家庭财产、支出明显超过合法收入,责令其说明来源,仍有650余万元人民币、12.98余万元美元、9765元欧元、12万元港币和14.4万元日元不能说明来源。

研究者们认为,迫切需要进行系统的人群血清学调查,以揭示COVID-19的完整传播状况和传播历史。他们认为,总体来说,这项工作为了解COVID-19流行的早期阶段增加了信息,对当地ILI患者新冠病毒的检测表明,武汉在1月初已形成了社区传播。

尤其是在2005年至2012年,于文涛担任赤峰市财政局局长期间,更是大肆收受贿赂。在这段时间里,无论是其下属旗县区财政局,还是需要财政拨款的单位,都成为其受贿的对象。他不仅收前任的还收现任的,不仅收在职的还收离职的,在当地财政系统的影响非常恶劣。

研究者们认为,ILI的临床表现与轻度/中度的COVID-19类型重合。因此,ILI监测样本为调查新冠病毒在当地人群中的早期传播提供了独特的机会。

这一重新分析的时间段与与冬季流感和其他呼吸道疾病的高峰期相吻合。研究者们指出,所有年龄组的ILI病例数量从12月初开始急剧增加,并在新年左右达到高峰。特别是,5-14岁年龄组ILI患者在此期间增加了24倍以上。数据显示,2019年40周-47周期间内,5-14岁年龄组ILI患者每周75例;但到2019年12月最后一周,也就是2019年52周,5-14岁年龄组ILI患者达到1916例。

3.从自己收到全家收,“家族式腐败”愈演愈烈

两家哨点医院位置标记为红色十字,华南海鲜批发市场为黑色图钉处,其中7位新冠患者位置址标记为暗红色图钉处,还有2位武汉市以外的患者没有显示在此图中。

于文涛的妻子王某在赤峰学院工作,是一名受人尊敬的大学教授。但是在利益面前,王某同样没能守住自己的原则和底线,变得唯利是图。作为领导干部的妻子,她没有吹好“枕边风”,当好“廉内助”,反而成了丈夫受贿的“后门”。

于文涛不仅用权力交换利益,而且滥用权力,侵蚀公款。

2005年,于文涛任赤峰市财政局局长,他的父亲于某到喀喇沁旗游玩,吃住在喀喇沁旗财政局小宾馆,还让喀喇沁旗财政局局长张某给他找个司机,说要练习开车。过了一段时间,于某又去喀喇沁旗游玩,又让张某给借个车。2006年,于某第三次到喀喇沁旗游玩,又和张某提出借车的事。这一回,于某看起来很不高兴。张某冥思苦想,推断于某不是想借车,而是想要车。张某不禁左右为难,于文涛是赤峰市财政局局长,自己在于文涛直接管理的下属单位工作,如果不给于某购车,恐怕会处理不好和于文涛的关系,进而影响工作。张某最终拿出25万元人民币购买了一台本田轿车,并将车过户到于某名下,又将新车开到了于某居住的小区,将车钥匙交给于某。当然,购车的费用并不是张某兜里的钱,而是喀喇沁旗财政局在经费中虚列的招待费。